当前位置:定制茶历史崔颢原本声名狼藉,却凭借一首诗和杜甫比肩
崔颢原本声名狼藉,却凭借一首诗和杜甫比肩
2022-11-24

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崔颢的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唐朝是众星云集的时代,不但涌现出李靖、郭子仪这样的将星,更是拥有李白、杜甫、王维、白居易、李商隐这样的文星。他们汇集在盛世大唐,共同谱写了中国诗坛乃至文坛最为华丽的篇章,也让唐朝比其它朝代更加文华风流、熠熠生辉。但是这些文人,都不是千篇一律的面孔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,更引起了后人的兴趣。

比如有位叫做崔颢的人,就是如此。他年轻的时候,名声极差无比,史书上没有记载什么好话,对他评价奇低:

崔颢者,亦擢进士第,有文无行。好蒱博,嗜酒。娶妻惟择美者,俄又弃之,凡四五娶。——《新唐书卷二〇八》

《新唐书》是正规史书,它基本对崔颢已经盖棺定论,指出了三项“罪名”:一是好赌博,二是嗜酒,三是好色。

要知道,唐朝并不禁止赌博,而且还是一种时尚。唐玄宗和杨贵妃就酷爱赌博,唐僖宗用官位来作为球赛的赌注,武则天甚至让文武百官共同参与赌博。在民间,赌坊更是林立,还流行“叶子戏”,后来演化成马吊,最终形成了麻将牌。

既然如此,崔颢还以好赌而为史家所诟病,可见他的赌瘾相当大。估计是在赌场流连忘返,实在和“小赌怡情”格格不入。

唐朝也不禁酒,而且文人雅士饮酒,是一件非常潇洒的事情。李白在长安街头醉酒,斗酒诗百篇,为人津津乐道;贺知章用金龟换酒钱,也是精彩生活的片段。但崔颢饮酒就成了罪过,估计还是酒德不行,一喝酒就成了撒泼的恶棍,这从第三点好美色可以看出来。
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这本来也不是错。然而,崔颢错就错在始乱终弃。他在长安的时候,娶过美妾数人,娶了人家,又不好好待人,稍有不如意就休掉。这可以和上面嗜酒的恶习联系起来,说不定还有家庭暴力。因此,崔颢的人品在当时很受诟病,人们对他的斑斑劣迹,总结了四个字:有文无行。

诗品如人品,这样的崔颢,写出来的诗歌,大多都是轻浮艳丽,满满地花前月下,男欢女爱。这样的诗歌,当然有违“黄钟大吕”的功能,为世人所不齿。有一次,崔颢去拜见颇喜欢提携后进的李邕时,就碰了一鼻子灰。当时他献给李邕自己的新作《王家少妇》,开篇就是“十五嫁王昌”。

李邕一见,马上掉头就走,而且还愤然骂道:“小子无礼!”现在人看《王家少妇》这首诗,不过就是一首闺情诗,也很正常,李邕是不是太古板呢?其实,王昌是魏晋时的美男子,后世经常用作女子相思的典故。不过,李邕作为前辈,是要看崔颢歌以咏志的,是要考较他的才华和对国事、史实的理解。崔颢献上这么暧昧的诗歌,也不怪李邕生气。

不知道是不是岁月洗涤了他的锋芒和棱角,中年之后的崔颢,风格突然大为改变,作品变得激昂豪放,气势宏伟,像是换了一个人。其中,最出名的《黄鹤楼》就是此时完成的: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这首七律一出,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。它的意境开阔宏大,风景如画,情真意切,令人叹为观止。根据《唐才子传》中介绍,李白来到黄鹤楼时,曾经准备赋诗,当他抬头看待墙壁上崔颢的这首诗时,也不得不为之搁笔,并且感叹道: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而且,李白后来的《登金陵凤凰台》、《鹦鹉洲》都有模仿此诗的痕迹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崔颢就是凭借这首诗,技术性击倒了诗仙李白。

更为重要的是,这首诗与杜甫的《登高》还双双被后世提名为“七律之冠”。有的诗集将《登高》定为七律之首,也有的诗集则更倾心于《黄鹤楼》。其中,《唐诗三百首》这本最为重要的诗集,就将它定为七律的魁首,《沧浪诗话》则直接定论:唐人七言律诗,当以崔颢《黄鹤楼》为第一。

不管崔颢年轻时有多么少不更事,就凭借这首《黄鹤楼》,他就步入顶尖诗人、文人行列,足以在文坛占据一席之地。